網站首頁時政國際財經台灣軍事觀點領導人事理論法治社會産經教育科普體育文化書畫房産汽車旅遊健康視頻
登錄注冊

海拔千米上的守護 延慶128名村民任長城守護員

2019年11月05日07:31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海拔千米上的守護

  在巡查中,长城保护员孙明庆对新生杂草进行清理。本报记者 李瑶摄

  本报记者 李瑶

  秋風起、雲飛揚,遍布京北延慶,179.2公裏長城如巨龍飛騰,或穿行起舞于崇山峻嶺之間,或橫亘雄踞于關城要塞之上,盡顯磅礴之氣。

  那一段段長城之上,總有一個個紅色身影行走其間,布包在背、鐮刀在手,一路披荊斬棘,守護萬裏長城。他們,是上崗不久的本市首批長城保護員,延慶128名村民加入其中,在日複一日的巡查、看護、記錄、宣傳中,守護著這份珍貴的曆史遺産。上周,記者跟隨保護員的腳步,記錄他們守護長城的動人故事。

  土生土長村民任長城衛士

  翻八達嶺長城、過潭峪溝隧道向北,在八達嶺長城與岔道古城之間,一段蜿蜒曲折的古長城橫亘其間,吃過午飯,延慶八達嶺鎮南園村村民程文峰、孫明慶來到東坡下,這天是照例巡查長城的日子。

  只見他倆防風服、帽子、紅色的反光背心、硬膠底的運動鞋裝備齊全,身後土黃色的背包鼓鼓囊囊,裏面垃圾袋、垃圾夾、防刺手套、醫療急救包、護膝、頭燈、指南針、救援繩、哨子、鐮刀等一應俱全。“山上什麽突發狀況都會有,這個背包是我們的護身法寶、更是護長城法寶!”孫明慶一邊說著,一邊用鐮刀撥開腳下蔓生的荊棘,記者跟他們一路向前。

  孫明慶55歲,程文峰42歲,倆人都是古長城腳下土生土長的南園村民。對長城,他們和村民們都有著說不盡的深厚感情。“這段長城,小時候爬、長大了也爬,我爸媽爬、我爬、孩子也爬、村裏世世代代都爬,它已經是我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守著它就是守著我們親愛的故鄉。”程文峰說。因此,今年4月底全市招聘長城保護員,他倆率先報了名。

  打那時候起,他倆輪換著,在業余時間每周巡查這段長城兩次。巡查長城都幹啥?他倆掰著指頭向記者細細道來:巡查、看護長城和周邊,撿拾垃圾、清理雜物,每次如實記錄和報告巡查情況,遇見破壞長城、火災火情等險情及時彙報,向中外遊人講解長城文化……總之一句話,要像守護自己家一樣守護長城。

  不讓一片垃圾汙染長城

  即將巡查的這段長城是段“野長城”,由土長城、磚石長城共同組成,直線距離共有3600米,最高處海拔達1000多米,每次巡查來回得三個鍾頭。

  沿背側的東坡上山,東坡雖只有二百多米高,但傾斜度足有45度,除了長期巡查開辟出的一人小道,兩旁遍布著荊條、白草、榆樹、山棗等野生灌木,擡眼難辨東西,若是頭一回來,十有八九得迷路。爲了便于識別,保護員們在小道幾處拐角處系上了紅線繩作爲標識。沿著標識一路艱難爬行十五分鍾至一平地,記者已呼哧帶喘,衣服鞋子上紮滿了各種棘刺。定神一瞧,腳下已是黃土砌成的土邊長城,寬三十厘米左右,由腳下一路向南蔓延,百米之外土邊轉磚石,三座敵樓棋布星陳,土邊兩側,是上百米高的山坡,山風吹及之處、層林盡染,遠眺還可見八達嶺古長城、八達嶺長城景區,蔚爲壯觀。

  還沒等記者喘兩口氣,他倆已然忙乎了起來,孫明慶搬掉腳下一塊石頭,翻出一個廢棄食品袋,放進了程文峰手中的垃圾袋,“上次巡查垃圾袋被大風刮爛了,所以這垃圾就壓石頭底下了。”他笑著說,“不能讓一片垃圾汙染長城。”平實的語言,卻透露著真情。

  在第一个土敌楼旁,孙明庆轻轻用镰刀将灌木清理掉。“任何树木都要砍掉吗?”见记者发问,孙明庆摆摆手,他拿起刚刚清理的一根十厘米高的杂树苗解释道,“像这样的小杂树,只是长在长城表面,我们就轻轻砍了或拔掉,但像有些长在长城砖缝、石头缝里的杂树,根系和长城紧紧抱在一起的,我们就得拍照上传,请长城专家来诊断。”说着,他打开延庆文保App,上面精准记录了他巡查长城的时间、情况,有图片、有文字,有险情还可用視頻直通文保部门,第一时间处置长城险情。

  實際上,像孫明慶一樣,延慶區的長城保護員都來自長城附近的村莊,在上崗前,延慶區組織過長城專家對保護員進行專業培訓。“以前,就只知道這是家門口的長城,不知道它的地位、功能,更不知道它上面長得樹拔不拔還有講究。”孫明慶說,當了長城保護員,對長城有了更科學的認識,“糙話講,保護長城不能瞎整,得靠點譜。”他笑著說。

  上崗半年排除六處隱患

  采訪中,記者發現,守護長城的不光有程文峰、孫明慶這樣的保護員,還有身居各個崗位的、千千萬萬位長城愛好者們。

  這不,巡查途中,打西坡的灌木叢上急匆匆趕來一名婦女,“你們帶火了嗎?長城上可不許帶火!”她說著,並警惕著打量著我們,定睛一瞧,才發現她胳膊上戴著“護林員”的紅袖標。“我們是長城保護員,巡長城呢,您瞧,打火機啥的我們都沒帶。”說著,我們仨主動翻開衣兜,見狀,她才放心地點點頭。攀談中,我們才得知,她是附近營城子村的護林員,專門負責這一帶長城防火。“您瞧,不光我們,各個崗位上的人都在守長城呢!”程文峰頗有些驕傲地向記者說道。

  而更讓程文峰驕傲的是,她的父母也和她一道巡查長城。“父母知道我做保護員,主動提出和我一起巡查,一是他們也對長城很有感情,二是鍛煉身體,順便陪陪我。”她說。

  像程文峰、孫明慶一樣,今年6月以來,本市共有463位長城保護員上崗,他們中既有兼職保護員、又有專職保護員。在長城保護員的集體努力下,6處長城隱患被排除。今年汛期,延慶大雨連連,一位長城保護員在東北部山區的一處土長城巡查時,發現局部面臨倒塌,他火速拍攝現場情況並上傳,工作人員第一時間趕到,采取加固措施,將險情排除。

  就這樣,遍布延慶179.2公裏長城沿線,128位長城保護員日複一日在一段段或險峻陡峭、或荒草叢生、或砂石黃土滿布的長城沿線巡查,用深情守護著這份寶貴遺産。

(責編:董兆瑞、高星)
人民日報客戶端下載手机人民網人民視頻客户端下载人民智雲客戶端下載領導留言板客户端下载人民智作
 

推薦閱讀

一圖帶你了解北京20處最美秋景 受近期天氣影響,北京市屬各公園內白蠟、白桦、銀杏、楓樹等彩葉樹種逐漸變色。記者從北京市公園管理中心獲悉,20處“多彩秋色”觀賞點已經進入觀賞期,市民遊客可錯峰就近遊覽。【詳細】一圖帶你了解北京20處最美秋景 受近期天氣影響,北京市屬各公園內白蠟、白桦、銀杏、楓樹等彩葉樹種逐漸變色。記者從北京市公園管理中心獲悉,20處“多彩秋色”觀賞點已經進入觀賞期,市民遊客可錯峰就近遊覽。【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