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時政國際財經台灣軍事觀點領導人事理論法治社會産經教育科普體育文化書畫房産汽車旅遊健康視頻
登錄注冊

踏板不好使 站台沒坡道 報站器啞聲 公交無障礙出行遇“障礙”

2019年11月01日07:38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公交無障礙出行遇“障礙”

  法華寺公交站台沒有坡道,輪椅無法進出。

  公交車上無障礙踏板生鏽難打開。

  公交車服務人員不知有踏板,乘客幫忙擡輪椅。

  相关调查显示,目前,北京街头共跑着1.2万辆无障碍公交车,占所有公共电汽車总数的52.2%。其中,公交车内无障碍踏板大部分不能使用,或司乘人员不会用。在调查涉及的123条公交线路中,普遍缺少轮椅空间和轮椅固定装置,易造成轮椅乘客安全事故。除西城区、石景山区外,其他区公交站坡道设置率普遍低于30%。有关部门发放的1700余份有效调查问卷显示,残疾人对地面公交无障碍设施、无障碍服务满意率均不足五成。

  踏板踩脚下 轮椅乘客抬

  今年59歲的韓先生家住地鐵2號線和平門站附近。他的老伴兒付女士形容兩人的日常生活就是“家裏蹲”。兩年前的一次意外中,韓先生失去了雙腿,自此活動全靠輪椅。有一次,兩人花了60多元搭順風車到順義看望女兒。可自2018年順風車停運後,再看女兒得打快車,需多花約100元,兩人便再也沒出過“遠門”。“實在悶得慌,他就開著輪椅到地鐵站西北角看鳥,有幾個老鄰居愛聚在那兒遛鳥。”付女士說。

  提起公交無障礙出行,韓先生夫婦無比向往,“只要公交有踏板,能方便輪椅上下,只要道路有坡,我們就能自由行動了。”

  聽說公交車上裝了無障礙設施,有供輪椅上下的踏板,夫婦倆都很想試一下。

  8月25日,記者跟隨韓先生體驗了一番。上午10時20分許,韓先生開起電動輪椅先出了門。一路自南向北行至和平門內公交站,准備搭乘公交到陶然亭公園,“只要給我個坡,我哪兒都能去。”他信心滿滿地說。

  但是,事情的發展顯然超出了韓先生的預料。當天正逢周日,公交站台上並無其他乘客等車。幾分鍾後,一輛車頭右下方貼著無障礙標識的14路公交車進站,停在公交站牌下。

  跑著趕來的付女士急忙將輪椅推到貼有無障礙標識的中門前,門打開,一名身穿保安制服、胸前挂工作證的男子站在車門內的黃色踏板上,雙手垂在身體兩側,眼睛盯著輪椅上的老人,看上去有些不耐煩,也有些不知所措。“這輛公交是無障礙的嗎?我們怎麽上?車台這麽高,輪椅推不上去啊。”付女士看著高高的車台,無奈向該名保安求助。

  “啊?”該名保安表示也沒辦法。後來,還是一名身穿綠上衣的年輕人下車,幫付女士擡起輪椅向車內送,該名保安才伸出手,同另一名乘客一起將輪椅接上車。

  隨後,公交車關門前行,停放在輪椅專區的電動輪椅也跟著左右晃動,韓先生騰出右手緊緊抓住公交車窗前的扶手。見記者忙著找固定輪椅的擋板、安全帶等裝置,付女士趕緊低聲說,“不用找繩子,不用固定。能上車已經很好了,別麻煩人家了。”

  同韓先生經曆相似,乘輪椅出門的黃女士經常往返于石景山楊莊小區與金頂街三區,因此常乘527路公交車。但今年8月始,黃女士發現部分527路公交車內原本供輪椅停放的區域,新裝了4把座椅。“上車之後,司乘人員也沒提醒。輪椅沒地方停靠,只能挨著後門。但公交車靠站停車開門時,輪椅很容易被擠下去。”黃女士告訴記者,有一次,她的輪椅與一輛嬰兒車都堵在過道內,其他乘客下車很不方便。從此以後,黃女士每次出行都盡量避開該趟公交車。

  記者注意到,無障礙公交車上除了普遍缺少輪椅空間,用來固定輪椅的安全帶也有的打結,有的斷成兩截,甚至根本就沒有裝設安全帶。

  改锥随身带 轮椅出站难

  記者日前乘坐一輛有明顯輪椅標識的專67路車,向一名乘務員詢問無障礙踏板如何使用,該名乘務員卻反問記者:“無障礙踏板是什麽?”他說,那塊區域從來沒打開過。“要是有乘客離不開輪椅,怎麽上公交車呢?”記者問道。該名乘務員說:“一直以來都靠擡。”

  此外,記者發現,雖然無障礙公交車都配有無障礙踏板,但其中大部分無法使用。記者在一輛345路公交車上看到,無障礙踏板的翻蓋裏已積滿汙垢,乘務員說他們也不確定能不能使用。還有乘客向記者反映,很多無障礙踏板的翻板已經鏽壞,無法使用。“有時出門我會帶著扳手,讓乘務員幫忙撬開。”常坐輪椅出行的王女士說。

  家住天壇東側的李先生常到東城區殘聯參加活動,出行經驗豐富。“我們都隨身帶一把大改錐,即便公交司機、保安知道踏板等無障礙設施在哪兒,但是如果踏板鏽住了,很難掀開,就得用改錐撬開。”

  今年60歲的李先生因患小兒麻痹症,年輕時開殘摩,上了年紀就改開電動輪椅出門。讓他最煩心的是位于家門口的法華寺公交站,站台兩側都沒有坡道,“下了公交車,輪椅就被困在站台上,下不來。”

  9月28日21時許,沿崇文門外大街南行進入天壇路不久,記者便來到法華寺公交站。記者看到該站台是6路、41路、35路、34路、36路和60路等多條公交線路的停靠站。站台設在天壇路西側輔路上,比輔路地面高出一個台階,站台與地面之間,沒有坡道連接。

  別看就一個台階,這卻成了李先生的“心病”。他每次和朋友們去東城區殘聯參加活動,在法華寺公交站一下車,就面臨這個馬路牙子的挑戰,“只能等著熱心人來幫著擡。”李先生說,輪椅重,得湊夠兩個人才擡得動,看大家都匆忙趕路,自己也不好意思請人幫忙。

  李先生告訴記者,前幾年自己也不怎麽出門,感覺用不著,對無障礙設施不關注,就在家裏悶著。這幾年,殘聯組織了很多關愛活動,鼓勵殘障人士走出家門,“政府鼓勵我們走出家門,豐富生活,我認爲最關鍵的就是‘行’,這個難題解決了,我們出門就沒問題了。”

  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發現,不少公交站台都沒有設置坡道,給乘坐輪椅出行的老年人和殘疾人帶來不便。“尤其是長安街沿線往來石景山的線路,像地鐵八寶山公交站台等都設有欄杆,沒有坡道,欄杆口很小,而且公交車停車的時候大都不會對著欄杆口,輪椅根本沒辦法上去。我知道欄杆是爲安全考慮,但是讓我們出行很不方便。”殘障人士黃女士說。

  报站器常哑声 车台高难上下

  家住朝陽區勁松中街小區的秦師傅今年74歲,兩眼視力0.02,只能模模糊糊感覺到光亮。他向記者反映,不少公交車上的報站器不報站,給視力殘障人士帶來不小的麻煩。

  秦師傅說,公交車上的報站器就是視力殘障人士的“眼睛”。“有的公交車不開報站器。我家小區大門北側的勁松中街站是公交41路、54路、674路的停靠站,每次在站台等車,都得向身邊乘客打聽開來的是幾路車。”他說,即便是上了車,也得一遍遍問身邊乘客“到哪一站了”,很容易坐過站。秦師傅和熟悉的盲人朋友們一起統計,有三成公交車都不開報站器。

  另外,記者了解到,之所以有公交車不報站,除了沒開報站器,也有不少語音報站系統已經損壞,或是公交車就沒裝語音報站系統。比如,以“房”字開頭的房31路、房13路、房28路等公交車就沒裝語音報站系統。

  秦師傅反映的另外一個問題是公交車車台過高,“我個子高,上下車尚且夠嗆,更別說個子較矮的盲人了。”“得拔著身子使勁兒向上找,一不小心腿還給磕了。”秦師傅說。

  张淑玲 孙延安 蔡静灵

  北京公交無障礙出行調查

  無障礙設施及服務滿意率約五成

  以兩條線路爲樣本,有關機構在2018年發布了北京市殘疾人出行現狀調查。所收回的1700余份問卷顯示,肢體、視覺、聽覺殘障人士分別約占51%、23%、16%,他們對公交無障礙設施及服務的滿意率均約五成。

  其中,58%的調查對象認爲公交車輛、公交站點以及公交站點周邊環境的無障礙設施建設不足,45%的調查對象認爲地面公交無障礙設施管理不到位。

  北京公交無障礙問題分析圖

  車輛問題

  56% 上下车困难

  53% 无障碍标识数量不足

  49% 信息缺失

  48% 缺乏轮椅停靠区

  站點問題

  55% 无障碍设施不足,车辆与站点衔接不畅

  49% 候车空间不足,站点与周边环境无障碍衔接不畅

  站點周邊環境問題

  60% 无障碍设施衔接不畅,缺乏系统性

  48% 无障碍设施建设不标准,管理不到位

  52% 无障碍标识数量不足

  (數據來源:北京市殘疾人聯合會)

  制表/趙凱峰

  人物對話

  专访北京公交社會监督员张振民

  硬件统一标准 软件加强服务

  就地面公交无障碍环境及设施的相关情况,记者采访了北京公交社會监督员张振民,他认为,无障碍环境、设施及服务亟待全面提升,关键要抓两点:一是在硬件方面统一标准,二是在软件方面开展培训,提升服务水平。

  記者:目前北京地面公交的無障礙環境整體情況如何?

  張振民:相關統計顯示,北京公交集團有約10萬名員工,常規線路800余條,2萬余輛公交車,其中無障礙車輛1.2萬余輛。北京公交集團有9個客運分公司,我抽取第四客運分公司轄下的公交車,走完了23個車隊,對公交車上的無障礙標志、踏板、電子屏、語音報站系統以及車上輪椅停靠區域、固定設施等無障礙設施進行檢查,發現除雙層公交車及一些小型且比較舊的車型外,一些新車型基本配置有無障礙設施,這一比例能過半。

  記者:無障礙設施配建及利用情況怎樣?

  張振民:據我了解,公交無障礙設施建設方面還存在一些問題,比如有的公交站台沒坡道,有的站台太高;有的公交車台較高,殘障人士上下車不方便;有的公交車進站台停靠,無障礙踏板、輪椅與坡道不配套等等。這些問題都顯示出公交無障礙設施還沒有執行統一標准。

  在對無障礙設施的使用與維護上,問題還比較大。比如有的踏板生鏽,一旦有輪椅上車,公交車服務人員有的不了解踏板,有的因踏板生鏽打不開。另外,電子屏損壞、亂碼,語音報站系統啞聲等問題也比較常見。這些爲殘障人士出行帶來不便。

  記者:這些問題怎麽解決?

  张振民:北京正在推行地面公交无障碍行动。我认为一方面应该抓硬件,就无障碍标志、踏板、站台坡道、电子屏及语音报站装置等进行建设和完善。这是一个系统、联动的社會工程,需要公交、道路、市政等相关部门共同参与。另一方面,对目前已有的无障碍设施的使用,应对司乘人员加强培训,一方面提高他们对残障人士的服务能力,另一方面切实增强服务意识,坚持和发扬北京公交为民服务的好传统。本报记者 张淑玲

  記者點評

  千萬不要鏽住了服務

  一级台阶,一道沟坎,一行文字,一句报站……这对于正常人而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出行日常,对于肢体、视力或是听力残障人士而言,都可能是难以逾越的障碍。一次安全、不那么麻烦他人的出行,是埋在不少残障人士心中的梦想。要实现这个梦想,排除这些障碍,让残障人士走出家门,融入社會,一个不可或缺的“坡道”,就是“服务”。

  “有的公交車沒有語音報站,就得一遍遍問身邊乘客到哪一站了,否則很容易坐過站。”“我們都隨身帶一把大改錐,如果無障礙踏板生鏽了,用改錐就能撬開。”“不用找繩子固定,這已經很好了,別太麻煩人家了。”“公交站台沒坡道,一個台階也能難死人,輪椅下不來,就只能等路過的熱心人來幫忙。”多名殘障人士告訴記者,因爲目前無障礙環境還不盡如人意,走出家門的殘障人士只是少數,多數仍被困在家裏……連續多日體驗殘障人士的公交出行,除了發現一些無障礙設施硬件的不足,令記者更感擔憂的,還是公交車上司乘、保安等服務人員對無障礙設施不了解的茫然,以及對急需幫助對象的漠視。而這些,給正在嘗試走出家門的殘障人士帶來的,是更大的阻礙。

  一方面是残障人士对走出家门、融入世界的热望,一方面是不愿给他人带来麻烦的心理,此外还要面对一些服务人员的不耐烦和嫌麻烦。“我们也不知道,帮残障人士上下车,是不是司乘人员的责任或是义务?如果是,那为何让他们帮一下那么难?如果不是义务,人家想帮就帮,不想帮就不帮,残障人士出行又哪儿来保障?”一位残障人士家属曾这样质疑。记者了解到,北京公交集团在其《2018年社會责任报告》中指出,企业在地面公交出行中秉承“以人为本 乘客至上”的核心价值,其企业精神是“一心为乘客 责任勇担当”。如此看来,作为乘客中最需要帮助的一个群体,公交服务人员有责任、有义务向其伸出援手。

  今年9月25日,李素丽获我国“最美奋斗者”荣誉称号。作为一名北京公交售票员,她被誉为“盲人的眼睛”,李素丽公交服务精神也随着“李素丽服务热线”弘扬光大。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体现的是一个城市的温情,也是一个社會文明程度的标志。记者认为,这种服务精神的光辉,应更多照耀需要帮助的残障人士。

  正如北京公交社會监督员张振民所言,“踏板可以生锈,但北京公交的服务精神不能生锈。北京公交的‘李素丽精神’需要弘扬,公交的一些好规矩不能丢。”

  面對搭乘公交的殘障人士,亟須公交服務人員能熱情、主動地伸出雙手,幫助他們安全搭乘公交車,給殘障人士真正走出家門提供一個“坡道”。記者呼籲,公交部門應加強對司乘人員使用無障礙設施的培訓並提高他們的服務水平,真正令殘障人士感覺到,“只要給個坡,我哪兒都能去。”

  本报记者 张淑玲

  溫馨提示

  公交無障礙標識:

  公交車擋風玻璃右下側

  在公交車中門外側,設有按鈕,可通知司乘人員搭車需求。

  無障礙踏板:

  公交車右側中門內,黃色,有輪椅標志。分翻轉式、抽拉式等。

  輪椅區域:

  輪椅進入門內,地面黃色,車廂及兩側裝有扶手,設有安全帶固定輪椅。

(責編:池夢蕊、鮑聰穎)
人民日報客戶端下載手机人民網人民視頻客户端下载人民智雲客戶端下載領導留言板客户端下载人民智作
 

推薦閱讀

長安街延長線添漕運曆史文化主題公園近日,長安街延長線添30萬平米漕運曆史文化主題城市公園。記者從朝陽區了解到,位于長安街沿線的八裏橋公園已改造完成。改造後的八裏橋公園,成爲一處集曆史傳承、漕運文化再現、綠化美化、健身休閑等多功能于一體的大型漕運曆史文化主題城市公園。【詳細】長安街延長線添漕運曆史文化主題公園近日,長安街延長線添30萬平米漕運曆史文化主題城市公園。記者從朝陽區了解到,位于長安街沿線的八裏橋公園已改造完成。改造後的八裏橋公園,成爲一處集曆史傳承、漕運文化再現、綠化美化、健身休閑等多功能于一體的大型漕運曆史文化主題城市公園。【詳細】